热门搜索:

外面也有他大哥张百涛在撑门面他本身也是那种胸无大志的人

时间:2018-12-15 20:1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再美丽的刀也是刀,当刀出鞘时,饮的便是血,杀的乃是人。
 
    那抹绯红在楚休的手中已经演变了成了浓烈的杀机,刀势凄艳诡谲,绯红色的刀锋撕裂一切,南斗剑势轰然碎裂!
 
    楚休眯着眼睛,但他眼中那猩红色的杀机却是快要溢出了眼眶。
 
    两世的记忆融合,楚休的骨子里便有一股暴虐的因子,这点在通州府时楚休便已经发现了。
 
    不过对于这点楚休一直都没有选择压制,反而任其壮大,这便导致了楚休在战斗过程当中杀机汹涌到异常浓烈的地步。
 
    当然楚休自己心中有一个度,不会被杀意冲昏头脑,相反这股强大的杀意还会适当的增强楚休自己的实力。
 
    此时面对张松龄楚休便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不堪一击!
 
    也不知道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太强了,还是眼前这张松龄养尊处优惯了,实力太弱了,反正楚休在这张松龄的身上没感觉到丝毫的压力,他可比那死在了楚休手中的沈墨要弱得多。
 
    此时的张松龄也已经顾不得惊骇了,他连忙大吼道:“一起上!”
 
    先天和凝血境的武者之间的确是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个差距却并没有到天差地别的程度,起码凝血境武者的攻击还是能对先天武者造成一定伤害的。
 
    听到张松龄的话,这时外边那些张家的武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冲进厅内,手持兵刃一齐向着楚休杀来,动作配合到也还算不错。
 
    楚休的身形一动,直接反身冲入人群当中,手中的红袖刀上妖艳绯红的刀光吞吐着,瑰丽无比,随着刀锋犹如一汪秋水般的洒落,一颗人头冲天而去,瞬间血花喷溅,一名凝血境的武者直接被楚休一刀斩首!
 
    刀越染血,那刀锋当中绯红便越浓烈。
 
    楚休的身形游走在那些张家武者中央,黄昏细雨,仿若闲庭信步一般,但只要他的刀锋划过,那便势必会带走一条人命,让血花绽放!
 
    不一会的功夫,楚休便连杀了十余人,整个大厅都被鲜血所彻底染红。
 
    张松龄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不能再这么让楚休杀下去了,否则他们张家定然要元气大伤的!
 
    张松龄的南斗剑势善守不善攻,就跟他的性格一样,他更愿意在其他人的攻势下坚守着,耗到对方没脾气为止。
 
    在山阳府内,张松龄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直到他遇到了楚休,一个让他连挡都挡不住的存在。
 
    既然挡不住,那就只能强攻!
 
    张松龄虽然不善攻势,但他也不可能只修这么一门剑法,在楚休的杀戮那些张家之人时,张松龄直接抢攻,手中的松纹古剑爆发出了一股极其璀璨的锋芒来,无数剑影洒落,这并不是御气五重境强者的剑芒,而是出剑太快所造成的虚影!
 
    海南乱披风剑法!
 
    乱披风剑法由一个已经被灭的剑派海南剑派所创造,所以也被称之为是海南乱披风剑法,在江湖上流传的颇为广泛,但品级却不低,足有三转。
 
    剑影落下犹如骤雨倾盆,虽然看上去杂乱无比,参差不齐,但乱披风剑法的精髓就在于这乱字上,让人琢磨不透这其中的剑势。
 
    深处那剑影当中,楚休的刀势一转,细雨绯红,在那狂乱的剑势当中一刀横斩而来,直逼张松龄胸口而来。
 
    剑影停滞,张松龄的乱披风剑法乱不了楚休,面对这恐怖的一刀,他只能收剑防御,南斗剑势施展而出,但却被楚休这一刀轰飞,强大的力量甚至让他虎口流血,持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不过就在此时,躲在人群中一直都没有出手的韩威趁此时机,左手成爪,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带着凌厉的劲道向着楚休的后心偷袭轰来!
 
    楚休头也没回,左手一动,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五指犹如五根钢钉一般,直接将韩威那一掌按下,沿着他的手臂一路拿捏,只听一声声骨裂脆响夹杂韩威的惨嚎传来,他整个手臂都比楚休的大弃子擒拿手捏成了粉碎!
 
    “我给过你一次机会,可惜,你却并没有去珍惜啊。”
 
    话音落下,楚休的手在韩威的脑袋上轻轻一带,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韩威的脑袋竟然仿佛是一个皮球一般,转了一大圈,直接飞了出去,瞬间鲜血犹如泉水一般的喷涌而出。
 
    被大弃子擒拿手拿在手中,你的身体可就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
 
    这一幕恐怖无比,让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里。
 
    张家这些门客和下人也还算是有些见识的,杀人嘛,没什么稀奇的,但像楚休这般恐怖的,手一动便硬生生摘下一个人的脑袋,这一幕都已经把他们给吓傻了。
 
    最先忍受不住的不是别人,正是张百晨。
 
    张百晨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纨绔子弟,在张家内,他也是被保护的有些太好了。
 
    张家有张松龄这个家主支撑着,外面也有他大哥张百涛在撑门面,他本身也是那种胸无大志的人,没想过要去跟他哥哥争夺什么家主之位,所以他们兄弟的感情也算是和睦,从小到大他何曾见过如此残忍的场面?
 
    所以在这一瞬间张百晨便彻底崩溃了,失去了理智一般的向外跑去。
 
    看到这一幕张松龄的面色骤然一变,他连忙大喊道:“别去!回来!”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他一步踏出,手中的红袖刀飞舞,摘掉了两名拦在他身前,张家武者的人头,直接一把将张百晨给抓在了手里。
 
    感受就在自己眼前晃悠的那冰冷刀锋,张百晨的身形直打哆嗦。
 
    张松龄看着楚休,眼中露出了一丝悔意。
 
    他不是后悔去动楚休,而是后悔自己没考虑周全。
 
    对楚休动手这件事情他感觉自己已经考虑的足够多了,楚休一个没有背景,被人追杀丧家之犬,动了也就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漏算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楚休的实力!
 
    他怎么也没想到,同样身为先天,自己再加上张家的这些武者竟然都拿不下楚休,现在更是让楚休把自己的亲儿子都给擒住了。
------------
我来出,放了我儿子,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
 
    楚休摇摇头,淡淡道:“张家主,你还是没看明白啊,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者明。
 
    你之前没有自知者明的来杀我,现在也是一样没有自知者明的来求我。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来抢我的东西,虽然你抢的只是一些莫须有的玩意,但你却还是动手了。
 
    这世间没有后悔药,既然决定动手,那就是没有回头的余地。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