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看看能否开出来一门魔道功法来毕竟魔道功法重在速成我不求他根基

时间:2018-12-15 20: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不敢去直接跟张百晨撕破脸皮。
 
    张松龄冷哼了一声道:“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办?人家带着几十万两的大生意来的,难道你认为你的面子比几十万两都重?
 
    不过那楚休的来历我有些看不透,我会让人去调查一番的,这段时间你莫要再去招惹那楚休,就在家中闭门思过!”
 
    训斥了张百晨一顿后,张松龄又转身对韩威道:“韩威啊,这次可是为难你了,一会去药房领一些伤药和修炼用的丹药,我会多批给你几个月用度的。”
 
    韩威苦笑着拱拱手道:“多谢家主。”
 
    那楚休是先天武者,现在还跟张家有了合作,他这伤也只能算是白受了。
 
    张松龄忽然问道:“你跟那楚休交过手,可能看出对方的路数是那一派的弟子?”
 
    韩威苦笑道:“我那哪里算是交手,根本就是被人家一招就给制服了。
 
    那楚休用的是一种很恐怖的擒拿手,只要拿住就别想脱身。
 
    而且我能感觉出来,对方还没有动用全力,他腰间挎着一把刀,那应该是他的主修兵刃。
 
    不动用兵刃便如此恐怖,等他出刀时,我估计连一刀都接不住。”
 
    张松龄揉了揉下巴道:“擒拿手?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武功江湖很少有人修炼的,最为出名的无非就是大光明寺的大擒龙手,还有西南天鹰门的裂天神爪等几门功法而已,这楚休到底是什么来历?”
 
    想了想,张松龄沉声道:“正好你现在有伤,这段时间就不用呆在老二身边了,帮我去跑一个腿,找风满楼在林中郡的分部,花重金让他们帮我调查一下这楚休的身份来历。”
 
    韩威诧异道:“家主你不是已经准备跟他交易了嘛,为何还要调查对方?”
 
    张松龄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异色道:“跟对方做交易不代表双方就是朋友,我倒是要看看这楚休的底细,这人行事如此怪异,不弄清楚一些,我可是有些不安心啊。
 
    风满楼的情报虽然贵,但如果这楚休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这笔交易也能赚到不少的银子,怎么算都不会赔的。”
 
    韩威点了点头,还是家主老谋深算,换成他可想不到那么多。
 
    此时的楚休压根就没去管张家的人究竟会这么做,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实力就代表着底气。
 
    就算他只有一个人,也有不惧张家的底气,所以他才敢当场把那紫金留在了张家当定金,如果张家想要吞了他的定金,那楚休会让张家明白,做人,是要讲诚信的。
 
    五日之后,山阳府的秘匣拍卖会便正式开始,几十个林中郡的世家几乎都派人来参加拍卖会。
 
    到了秘匣拍卖这一天,张家倒也并没有耍什么小手段,而是直接派人来请楚休。
 
    到了张家之后,张百晨跟张松龄都已经在那里等着楚休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但张百晨看到楚休,眼中仍旧是带着恨意。
 
    就是因为这家伙,让他当众丢脸,甚至还坏了自己心爱女人的名声。
 
    前几天他还去了林家一趟,结果却是连林家的门都没进去。
 
    只不过他方才还被张松龄警告过不要生事,所以现在看到楚休过来,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旁。
 
    楚休也没有在意,他是懒得去跟白痴一般见识的。
 
    张松龄道:“楚公子,秘匣拍卖会正午时分开始,我们走吧。”
 
    楚休点了点头,跟在张松龄后面,一样把自身的气势隐藏,看上去就好像是张家的一个年轻后辈一般,不显山不漏水的。
------------
 
第五十一章 拍卖会
 
    秘匣拍卖被安排在山阳府最大的一间酒楼八宝楼内,这八宝楼也是山阳府第一大族陶家的产业。
 
    以张家的势力在山阳府内能排到上流,但放到整个林中郡,那顶天就是中下流而已,来此地参加拍卖会的,就连御气五重的高手都不少。
 
    楚休跟随着张家的人入座,一名身材矮胖富态,脸上永远带着笑眯眯表情的人走到台上,向着四周拱了拱手道:“在下陶家大管事陶旺,今年的秘匣拍卖由我陶家来主持,多谢诸位赏脸。
 
    咱们林中郡的秘匣拍卖已经进行了十多年了,我也就不多废话了,规矩还是跟往年一样的。
 
    秘匣的来历绝对保真,不掺丝毫虚假,同时卖家的身份也会被隐藏,拍卖会结束之后买家当天交钱,卖家也能当天收钱。
 
    还有大家都是我林中郡武林的势力,为了不伤及双方和气,所以这秘匣拍卖当中,每家竞价最多十次,超过十次之后若是还有争夺,那就暂时封闭拍卖,双方自行商议这秘匣的归属,有话好好说,莫要伤了和气。
 
    好了,废话也就不多说了,在下名叫陶旺,也祝诸位今天的手气能够旺一些,开出来的秘匣都有好东西。”
 
    听到这陶旺简单的说了一遍拍卖会的规矩,楚休暗道一声好险,幸亏自己提前多想了一步,找来了张家作为挡箭牌,要不然这一次他恐怕还真有些麻烦。
 
    这林中郡的秘匣拍卖摆明了就是为了他们自己准备的,外人虽然可以参加,但明显有很多不便。
 
    竞价最多只有十次,怕的就是两个势力因为一次拍卖会而结怨。
 
    十次之后,大家暗中商量妥协,商议秘匣的归属,各让一步也是算是皆大欢喜了。
 
    但如果楚休自己来参加拍卖会,若是有人跟他抢,那十次竞价之后,对方看楚休是一个陌生人,还是独自一人,那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来,威逼强抢可都是有可能的。
 
    此时台上那陶旺一挥手,立刻便有人拿上来一件白玉材质的秘匣,陶旺指着那秘匣道:“这件秘匣乃是产自南蛮,从上古大劫时一个中等宗门那里挖掘出来的。
 
    宗门名字虽然未知,但规模不小,看其秘匣材质,应该是用做盛放丹药和未经炼制的灵药所用的。
 
    当然其中也有可能是空的,或者其中的灵药和丹药因为材质问题已经腐朽,诸位慎派,开价一万五,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千。”
 
    话音落下,便有一群人开始竞价,几次之后便已经翻了一倍。
 
    被确定装有丹药类的秘匣一般价格还不算太高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多。
 
    有些丹药在炼制出来了之后可以一直不朽,保持药力,但有些丹药却是有年限的,可能你打开秘匣之后,虽然不是空的,但却都是一堆没有丝毫药力的药泥了。
 
    张松龄低声问道:“楚公子对这件东西有没有兴趣?”
 
    楚休摇了摇头,对于这次拍卖会的情况,他只知道其中有几样好东西是剧情当中说过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可以称得上宝物的存在,他还真不知道,所以在没看到自己的目标之前,楚休是不会下手的。
 
    张松龄看到楚休没兴趣,他则是竞价了两次,想要这件秘匣买下来。
 
    对于张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奢望秘匣当中开出功法的几率有些低级,而且功法类的秘匣价格起码是丹药类的十倍以上,张家有些赌不起。
 
    所以每年张家都会花十多万两银子拍下一些丹药类的秘匣,虽然大部分也都是空的,但总有运气好的时候能够出现那么一两个好东西,运气好只要一件便可以回本了。
 
    拍卖会上接连又卖出了数个秘匣,楚休都没有参与,直到此时,陶旺让人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通体血红,上面带着奇异花纹的秘匣道:“这件秘匣的来历可是有些意思了。
 
    几十年前东齐那边曾有一个上古的魔道宗门传承出世,七宗八派之一的无相魔宗想要,五大剑派当中的剑王城也是派高手前来抢夺。
 
    双方那一战打的有些激烈,甚至直接轰塌了那座上古遗迹,也让周围一些小宗门和散修武者捡了便宜,得到了不少的秘匣。
 
    所以这些年来,产自那魔道宗门的秘匣也是陆陆续续的流出了不少,其中倒也开出了一些好东西,那个魔道宗门所修炼的功法应该是跟血有关,属于极致的邪魔一道,所以诸位慎拍。
 
    而且这些年流出的秘匣也是真假都有,有些人直接拿一些来历不明的垃圾秘匣冒充,也是坑骗到了不少人。
 
    眼下这件秘匣经过我们断定,七分真三分假,其中究竟是功法还是丹药或者是其他宝物,也都看不出来,诸位还请慎重,底价二十万,每次竞价一万。”
 
    听完这介绍之后,在场的众人竞价的倒还真没几个,特别是那些大势力,就没有一个参与竞价的。
 
    不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秘匣是假的,而是他们顾忌名声,对于魔道的东西不太感兴趣。
 
    来参加这秘匣拍卖的都是林中郡的正道宗门,拍下了产自魔道的秘匣本来就容易让人诟病,而这其中若是功法,哪怕威力强大他们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修炼。
 
    而如果其中是丹药的话,有很大的程度也是鸡肋。
 
    因为魔道所产出的丹药对于他们这些出身正道的武者来说,大部分都有些不适合,甚至有些还会造成反噬。
 
    楚休这时候眼睛一眯,低声对张松龄道:“张家主,帮我把这个秘匣拍下来!”
 
    张松龄点点头,直接举牌道:“二十五万!”
 
    在场的众人一看张家有兴趣,当时就有不少人直接放弃。
 
    不是他们害怕张家,而是为了这么一个风险太大的鸡肋之物竞价有些不值得。
 
    但就在此时,却是有一名光头壮汉一直在跟张松龄竞价,双方都已经把价格竞争到四十万了,直接到了十次竞价的顶峰。
 
    那光头壮汉瞪着眼睛,看着张松龄冷哼道:“张家主,我黑虎帮跟你山阳府离那么远,没得罪过你吧,你跟我抢这东西有意思吗?”
 
    其他正道中人顾忌这秘匣是魔道之物,不想去拍,但这壮汉却是帮派草莽之身,没有这个顾忌。
 
    张松龄拱拱手苦笑道:“曹帮主,我没这个意思,实在是我也想要这个秘匣。
 
    我家那二小子诸位都是知道的,实在是有些不成器,跟他大哥没法比。
 
    我张家的家传功法重在积累,让他修炼实在是太慢了,所以我便想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开出来一门魔道功法来,毕竟魔道功法重在速成,我不求他根基有多稳,只求境界能快一点便好了。”
 
    张松龄这个借口倒也算是合理,那黑虎帮的曹帮主想了想道:“既然你想要帮你儿子,我老曹也就不跟你为难了,十万两银子,我主动退出。”
 
    这种事情在拍卖当中很常见,一方退步,一方自然也要拿出一些代价才行。
 
    平心而论,十万两银子有些多了,不过反正秘匣是楚休要的,银子也是他的,张松龄自然不心疼,直接答应了下来,这秘匣也是顺利的被张松龄拍下。
 
    楚休皱了皱眉,这件秘匣的花费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竟然用了五十万这才拍下来,直接将他从楚家拿到的银子差点耗空。
 
    不过也幸亏这次他跟张家合作,否则只是他自己来的话,那什么黑虎帮的曹帮主未必会给他这个面子,那时候楚休说不定就要客串一次盗匪,半路劫杀试试看了。
 
    接下来的拍卖楚休也没有参与,反正在原版剧情中,这次拍卖会最有价值的东西也都已经到了他手中了,其他虽然还有几件好东西,但楚休也没有在意。
己的
 
    PS:感谢吾折天一万五千起点币的打赏
 
    听到韩威说楚休的身份有问题,张松龄脸上立刻便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说实话,他调查楚休的身份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怕对方背后是那些魔道凶人,别再有什么歹意,但没想到这一查竟然还真查出问题来了。
 
    “风满楼那边有什么消息?”
 
    韩威道:“风满楼那边是这么解释的,因为这楚休的资料太少,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情报都只能是推测。
 
    魏郡那边曾经出现了一桩灭门惨案,魏郡通州府楚家满门被灭,只有其庶子楚休生死不知。
 
    但因为这灭门惨案当中死的人有沧澜剑宗大弟子‘落雨剑’沈白的弟弟,沈白便怀疑凶手乃是楚休,所以便在魏郡开始通缉,不过却一无所获。
 
    因为这楚休以前籍籍无名,也并不算什么人物,所以并没有画像流传下来。
 
    不过按照年龄、性格,还有两个楚休都是用刀,从这些共同点来分析,风满楼那边得出的结果,两个楚休八成就是同一个人。
 
    当然因为风满楼也不敢确定,所以这消息风满楼只收了八成的价格。”
 
    张松龄冷笑了两声道:“八成就已经足够了!没想到啊,这么一查,竟然还当真查出来点好东西!”
 
    一旁的韩威诧异道:“家主,你是想要把这楚休的消息卖给沧澜剑宗?
 
    不过家主,沧澜剑宗乃是魏郡的宗门,而魏郡那边跟我们北燕的关系您也知道,就算是知道了消息,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来抓人的。”
 
    张松龄冷笑道:“谁说我要把这楚休的消息卖给沧澜剑宗了?风满楼的情报里,真正的重点并不是这楚休被沧澜剑宗通缉追杀,而是他背后没有任何势力,反而是一只仓皇逃窜的丧家之犬!”
 
    韩威晃了晃脑袋,仍旧没明白张松龄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他知道,被张松龄这老狐狸惦记上,那楚休这次可要倒霉了。
 
    张松龄论及武道,实力甚至不如他那已经拜入巴山剑派的大儿子张百涛。
 
    但在张百涛没有拜入巴山剑派之前,张家能在山阳府有这么大一片基业,靠的可都是张松龄的算计。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