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关中武林合力组建关中刑堂维护关中秩序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

时间:2018-12-15 20:04 文章来源:互联网

 也不敢轻易过来查看。
 
    毕竟谁都知道楚家的二公子杀了沈家管家沈容一事,万一今天晚上的动静跟沈家有关呢?所以他们便没有去多管闲事。
 
    直到第二天早上,沈家的人疑惑沈墨一夜未归,他们这才去楚家询问情况,结果敲门无人答应,并且还隐隐从宅院当中飘散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来。
 
    沈家的众人暗道了一声不好,连忙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满地尸体的场面!
 
    通州府楚家,一夜之间被灭门,其中死的还有沈家的家主沈墨,这在通州府这种地方,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
 
    沈家的人在惊骇之后,连忙派人去沧澜剑宗通知沈白,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让沈白亲自来处理了。
 
    七日之后,沈家的族人在城门口等候着,过了一会,远处有马蹄声传来,五骑快马赶来,其中一人身穿白衣,身后背着一柄幽蓝色剑鞘的长剑,相貌几乎跟沈墨一模一样,不过跟沈墨相比,沈白的脸上有着一股浓烈的冷漠之感,让人望之生畏。
 
    其中一名沈家的长老战战兢兢的走到沈白旁边道:“大公子,您总算是回来了。”
 
    沈白走下马,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好像还不知道沈墨已经死了一般。
 
    他看着那名沈家的长老,直到把对方看的浑身发抖,沈白这才冷冷道:“我弟弟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活着?”
 
    一听这话,那名沈家的长老竟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颤抖着道:“大公子,真不管我们的事情啊!家主要去楚家是他自己的决定,我们怎么敢去拦着家主?”
 
    当初沈墨继承家主,辣手斩杀数名沈家长老,按理来说沈家这些长老怕的应该是沈墨才对,但实际上他们最怕的却是沈白。
 
    因为当初沈白曾经跟沈墨说过,沈家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既然他们不服管教,那就全都杀了,反正他可以带着沈墨加入沧澜剑宗。
 
    沈墨的心中起码还有着沈家,但是在他们这位沈家大公子的眼中,沈家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听话就留着,不听话,那便都杀了!
 
    看着这名已经被吓到涕泪横流的沈家长老,沈白淡淡道:“带我去见尸体。”
 
    听到这句话,那名长老这才仿佛是如蒙大赦一般,立刻带着沈白等人去义庄看尸体。
 
    七天过去了,尸体自然不能留在沈家内,要不然早就发臭了,所以沈家的人将尸体全都处理了一下,安放在义庄之内。
 
    到了义庄之后,沈白揭开白布,看着尸首分离的沈墨,沈白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表情,不过此时众人却能明显感觉到,沈白身上的冷意又浓烈了几分,在场的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半晌之后,沈白这才对着他身后一名五十多岁,穿着好像个普通江湖武者的中年人拱拱手道:“陈捕头,麻烦你了。”
 
    那陈捕头点点头道:“沈公子客气,应当的。”
 
    说着,那陈捕头便净了净手,开始挨个查看那些尸体,并且仔细的询问沈家人一些情况,比如楚家的人员实力,他们有没有得罪人之类的事情。
 
    沈白带来的五人当中,有三名都是沈家的族人,他们是去沧澜剑宗给沈白报信去了,只有这位陈捕头他们不认识。
 
    一名沈家的长老拉过来一名报信的族人,小声问道:“这位陈捕头是何方神圣?”
 
    那报信的族人小声道:“这位陈捕头的来头不小,乃是关中刑堂老资格的江湖捕头,巅峰时期可是御气五重当中内罡境的高手。
 
    只不过因为旧伤复发,不能再在关中刑堂内呆下去了,所以这才回到魏郡准备养老的。
 
    大公子知道家主死的消息,特意将这位陈捕头请来帮忙的。”
 
    沈家那名长老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关中刑堂出身的江湖捕头,怪不得大公子如此客气。
 
    即使沈家在魏郡这种小地方,也是听说过关中刑堂的大名的。
 
    关中之地位于三国中央,属于三不管地带,秩序混乱。
 
    在三国暂时休战后,关中武林合力组建关中刑堂,维护关中秩序,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保持绝对的公正。
 
    关中刑堂不管不普通人,只负责维护关中秩序,处理江湖仇杀,追剿一些江洋大盗、凶贼恶徒等事务,所以也被称之为是江湖捕头,处理这种事情经验丰富。
 
    半晌之后,那陈捕头站起来,指着那三名龙骑禁军的尸体道:“楚家全家被屠,出手的是这三人。
 
    这三人当中两人用枪,一人使刀,看其手上老茧以及身上的伤痕和练功的痕迹,我敢肯定对方乃是军阵出身的武者。
 
    只不过他们身上没有腰牌,所以我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哪一国出身。
 
    按照伤痕来分析,主要交战的交战的乃是六人。”
 
    陈捕头指着楚宗光的尸体和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尸体道:“这位楚家家主出手够狠辣,直接以五毒教的化血神丹偷袭对方,导致对方血毒入体,双目失明时将其斩杀。
 
    还有一人应该被令弟用留有强者剑意的兵器催发剑芒后斩杀。”
 
    陈捕头看着最后一名龙骑禁军的尸体和楚宗光的尸体,面色略有些古怪道:“至于这最后一个人嘛,则是在跟这楚家家主交手时,被令弟偷袭,将两个人一起斩杀,贯通伤都在一个位置上,也是被剑芒所杀。”
------------
 
第四十七章 入北燕
 
    陈捕头在关中刑堂当了半辈子的江湖捕头,各种奇异的场面他见过不少,但像现在这般奇异的还当真是少见。
 
    明明敌人是那三名军中武者,结果最后沈墨竟然连楚宗光也给一起杀了,这其中绝对有他不知道的隐情在。
 
    沈白的眉头皱了皱,他直接沉声道:“这些先不用管,能否看出来,究竟是谁杀了我弟弟?”
 
    陈捕头沉声道:“楚休!”
 
    “楚休?那是谁?”沈白疑问道。
 
    “方才我问过了贵府的下人,令弟之所以会去楚家,是因为楚家家主的二儿子楚休杀了贵府的管家沈容,现在杀了令弟的,也是这楚休。”
 
    沈白皱眉道:“楚宗光的儿子?那顶天只有凝血境,一个凝血境的武者,杀不了我弟弟。”
 
    陈捕头摇摇头道:“沈公子,你自幼拜入沧澜剑宗,见识的都是大派弟子之间的比试,殊不知底层武者搏杀起来,手段要凶厉狠辣的多,实力并不是衡量强弱的唯一标准,我就曾经见过一个只是粗通拳脚的普通人,却是设计弄死了一名凝血境的武者。”
 
    陈捕头从沈墨的尸体旁边拿出那柄已经碎裂的短剑和千叶翎的铁叶子,沉声道:“千机门的暗器千叶翎,号称能够杀伤先天武者,但其实很勉强。
 
    令弟的实力,他肯定要赞叹这陈捕头的能力和见识广博。
 
    如此一番推算下来,他几乎是把交手的场景完全的给复述了一遍,简直就好像是在现场观看过一般。
 
    沈白沉声道:“多谢陈捕头了,不管这楚休是不是凶手,回到沧澜剑宗后,我都会全力在魏郡通缉这楚休的!”
 
    陈捕头点点头道:“沈公子客气了,都是应该的。”
 
    其实眼下这件事情的谜团还很多,比如为何三名军方出身的武者会找上楚家,为何最后沈墨连楚宗光也一起杀了等等。
 
    不过现在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早就不是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了,而是一个回家乡归隐的江湖人,若不是因为沈白的亲自邀请,他不敢得罪沧澜剑宗的人,陈捕头都不想来这一趟。
 
    其实在心中陈捕头倒是对那楚休挺好奇的,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手段狠辣凌厉的年轻人了。
 
    三名御气内罡,两名有着强大底牌的先天武者,这些人混战,结果最后活下来的却是实力最弱的楚休,这种事情还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而且最后楚休那一连串的动作,豪不停留的出手,果决的以伤换命拼死了沈墨,单单这一点就很少有人能做到。
 
    只可惜他就算是再果决也没用了,沈白以沧澜剑宗的名义发布通缉令,只要那楚休还在魏郡,几乎没可能挑掉。
 
    沈白回到沧澜剑宗后,的确是以沧澜剑宗的名义发布了一个对楚休的通缉令。
 
    虽然魏郡的大小宗门对沧澜剑宗为何会通缉一个凝血境的小角色很好奇,但以沧澜剑宗在魏郡的地位,他们都会给沧澜剑宗一个面子,让手下的人留意一下自己的地盘上有没有那楚休的痕迹,但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